您好,歡迎來到冠通期貨!

新華社陳云富:過去十年期貨市場上的兩大重要轉變

發布時間:2019-12-11 來源:新華社上海分社經濟信息部副主任 作者:陳云富
    今年是上海期貨交易所成立20周年,在這一重要時點,突然發現,我和交易所的“聯系”已超過10年。相與十年親且舊,某種程度上,可以算“半個”上期的同行者。

    參與期貨市場報道的十年,是我國期貨市場發生巨大變化的十年:相比老一輩口中這一市場曾經的混亂、充斥著各種的故事,過去的十年,期貨市場新品種不斷上市,功能不斷發揮,并經歷兩大重要轉變:從量變到質變、從本土走向世界。

    而在一個個關鍵節點,上期所借創新之力、領行業之先、得市場之贊。

緣起:無知改變的職業

    說起來,我對期貨報道的興趣源于對所安排條線的無知。

    那是2008年10月6日,對于很多老期貨人來說,是一個值得“玩味”的日子,而對于我來說,則是一個新的開始。

    這一天是領導安排我跑期貨報道后第一次看盤。作為新聞專業的畢業生,我原本想跑的條線是股市報道,在大學的時候還做了一些知識的儲備。

    當領導安排我跑期貨的時候,說實話還是有些失落的,畢竟周邊的人似乎沒人明白什么是期貨。

    節后第一天收盤,市場的成交少得可憐、行情還沒有波動,我心想:難怪外界對這一市場沒什么關注,除了品種和老百姓的距離較遠外,交易情況也表明這一市場的地位。

    當我把第一印象告訴一位老期貨的時候,至今我都記得他驚訝的表情,他告訴我說:“陳記者,這可能是你碰到的有史以來最大一波行情!

    后面的市場印證了他的判斷,由于金融海嘯席卷全球,境外市場在國內假期間休市大幅跌,國內開市后多個品種在節后補跌導致連續跌停,到10月中下旬,一些品種甚至還出現跌停板。

    雖然期貨市場以連續單邊大跌迎接我的期貨報道生涯,一開始要連續寫報道,對于小白來說,很狼狽也很被動,但這一事件對我的“刺激”也是巨大的:我一直覺得,客觀、準確是新聞記者的底線,如果自己感到被動,寫報道跌跌撞撞、對報道對象懵懵懂懂,寫出來的報道一定不會合格,因為你肯定了解得不夠深入、不夠接近事實的真相。

    為了解期貨,解決腦海中一個個的問號,就和期貨“杠”上了!上期所新聞部的同志們,包括韓云、李赟、章文峰等等同志都給了很多幫助,余總、謝總和楊總也為采訪提供了很多便利,加深了對期貨的認識,也認識了很多大咖。

    隨著上市品種的不斷增多,市場功能不斷提升,期貨的作用不斷凸顯,一系列新的問號也在不斷涌現,比如為什么新品種上市前不少業界爭議很大但過一段時間似乎又銷聲匿跡了?期貨給行業帶來的變化怎么體現?期貨市場究竟是投機者多了好還是國外這種機構占比高的模式更好?油氣市場改革如果有期貨會怎么樣......

    正是一個個的問號催生出一篇篇期貨市場相關的報道,當然作為國社記者,一個個問號也提煉出一條條的政策建議,這些政策建議不少都陸續得到落地實施,成為行業和產業發展的助推劑。

習總書記在勉勵科技工作者的時候曾提出廣大科技工作者要把論文寫在祖國的大地上,我想新聞工作者,除了記錄新時代,把作品寫在祖國大地上也應該作為一大理想。

那些年,期貨報道中的“上期魅力”

    在當今媒體快速的“新陳代謝”環境下,作為一名還在一線采訪報道的老記者,我想我可以斗膽用幾個關鍵詞談談對上期所的印象。

    第一個關鍵詞是“務實”。近年隨著我國經濟的不斷發展,大宗商品市場規模不斷擴大,期貨的交易量也迅速躍升,上期所更是連續多年位居全球最大商品期貨衍生品市場,但在采訪中,“上期人”更多談“下一步”、談“現在”,很少談成績,凡是過往,皆為序章。

    從業務部門到之前對楊總、宋總的多次采訪,聽到最多的還是如何完善投資者結構?如何幫助實體企業利用好期貨工具?交易所在服務實體經濟中還在考慮什么舉措?姜書記上任來,上市了很多新品種,媒體記者更加忙碌起來,但印象中提得最多的是落實“一主兩翼”戰略、服務實體經濟以及建成一流交易所。

    事實上,近年國內期貨市場早已不是清理整頓前的混亂景象,不僅經受住全球金融危機的考驗,實體企業對衍生工具的運用也更熟練,按常清教授的話說,經歷清理整頓后建立起來的具有中國特色期貨市場,規則體系能夠承載任意新品種的上市沖擊,即使金融期貨類的品種也不例外。

    金融科技的發展還會讓市場面臨新的挑戰,但期貨市場應對風險的基礎無疑更穩固了。在這些基礎性制度中,連續交易、做市商、境外交割品牌注冊、有價證券沖抵保證金、ETF等等創新制度,上期所都領行業之先。

    第二是“人才”。在記者的采訪活動中,見到最多的就是人,印象中關于期貨關于大宗商品的不少采訪對象中都有“上期背景”,不論是在其他交易市場或場所的管理層,還是活躍在大宗商品貿易、研究等期貨相關領域的資深專家,“上期經歷”者眾,博士后工作站出來的更多。

    我想其中的解釋,是作為一所還年輕的交易所,不僅自身集聚了大量的人才,也為行業及相關產業輸送了大批優秀的人才。設計出的產品、規則符合市場實際,產品面世前市場地位就已經決定了。

第三是“專業”和“高效”。不得不提的是原油期貨的上市,2018年3月26日,國際化的原油期貨正式掛牌上市,拉開了中國期貨市場對外開放的序幕,也讓期貨市場真正開啟從“中國市場”誕生“中國價格”的征程。

    作為備受關注的全球第一大宗商品,原油期貨還是更廣泛的公眾關注期貨市場的一個新的開始,社會公眾更多關心“上海油”是否會影響成品油價格,是否會成為與紐約、倫敦齊名的定價中心,顯然原油期貨的上市肩負多重“使命”。

    事實上,原油期貨盡管籌備多年,但較長時間都爭議不斷,比如計價貨幣、現貨市場的短板......直到2013年上海自貿區成立,才確立了一種新的路徑,期間的海關、稅收、貨幣等等政策配套調整,相當于重新建立一整套對外開放市場規則框架,但到2014年、2015年,交易所即表示“準備好了”,足見專業和高效。

另外,記者也常常會面對很多“十萬火急”的情況,無論是交易所相關的突發事件還是相關報道需要交易所配合的情況,新聞部小伙伴們都迅速響應,及時提供相關的材料,保障了記者的及時發稿。

    實際上,對突發的應對,最能檢驗一個組織的效率,新聞部是一個“窗口”,媒體通過這扇窗,可見交易所的“戰斗力”。

小眾市場?中國價格“扛起”重要使命

    在外界看來,“套保巨虧”、“助漲助跌”似乎是大宗商品市場揮之不去的兩大“壞印象”。

    這一方面是由于20世紀90年代初,期貨市場不規范發展給大眾造成的不良印象;另一方面也源于期貨市場的核心功能并不是創造財富,加上相對復雜的規則制度,很難真正為大眾了解認知。于是,期貨市場在大眾眼中是個“壞孩子”,走過的發展歷程也是個“苦孩子”。

    但隨著清理整頓和“期貨人”的不斷努力,以及上市品種增多對行業不斷重塑,市場影響越來越大、功能不斷得到提升,加上市場逐漸開放,這一“刻板”的形象也在改變。

    促成這些改變的,上期所的探索無疑走在最前面。比如對“買啥啥漲、賣啥啥跌”的抱怨,核心癥結是國內市場缺乏定價影響力,國內市場往往成為國際大宗商品定價中的“中國因素”,被肆意炒作。

    而以國際化的原油期貨品種為開端,正式啟動了破解這一問題的征程。通過引入海外的投資者,增強中國市場價格在行業的代表性和公信力,無疑會使中國價格更客觀、全面反映中國市場的影響力。

    目前,原油期貨的對外開放模式已復制推廣,20號膠等品種也都上市交易,交易所還在推動現有成熟品種的國際化。

    未來隨著國內市場陸續向海外市場開放,中國價格的代表性無疑會更強,公信力也會更高,世界對中國價格的運用也會越來越普遍。

    期貨市場其實業已不再“小眾”。盡管這一市場目前只有數千億保證金、數百萬投資者參與,但期貨市場背后承載的是數百萬億元規模的現貨市場,其價格發現和套期保值功能,影響力和資源配置力都不“小”。

    但要讓“小眾市場”真正成為“大眾市場”,交易所一線監管、市場組織作用至關重要,尤其在提升產業及機構投資者比重,增強服務實體經濟能力上。

此前,上期所在“三五規劃”中提出“一主兩翼”戰略,在發展“做優、做精、做強商品期貨”這一主線的基礎上,實現商品期貨期權、指數等其他衍生品和倉單交易平臺“兩翼齊飛”。

    以標準倉單交易平臺來說,這一平臺正是為促進期現結合、提升服務實體經濟能力所做的一套及時的“加法”。

    倉單交易平臺打通了期貨服務實體經濟的“最后一公里”,成為期貨市場服務向現貨市場延伸的“抓手”,這一平臺以標準倉單為起步,逐步開展非標準倉單及場外衍生品交易,無疑將大大補足期貨市場服務現貨領域的短板,開創期貨市場服務實體經濟的新未來。

    一位早期參與期貨市場建設的專家曾表示,期貨市場引入國內初期曾提出過“三步走”的設想:第一步建立期貨交易所并進行品種交易試點;第二步雙軌合一完成價格的改革,形成國內統一商品市場價格體系;第三步則推動市場對外開放,建成全球定價中心。

20年的篳路藍縷,交易所正是以一個個的實際行動、探索,踐行著市場發展的初心和使命。20年正青春,祝愿交易所在未來的發展中邁步新征程,再續新篇章。

(作者:陳云富,新華社上海分社經濟信息部副主任)

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