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冠通期貨!
當前位置:首頁 > 冠通研究 > 商品期貨

伊朗計劃明年擴大原油出口,美國“松綁”未成定局

發布時間:2020-12-29 來源:網絡 作者:na
據21世紀經濟報道,面對美國制裁和新冠疫情的雙重沖擊,2020年對伊朗來說是極其艱難的一年。而隨著美國當選總統拜登將于明年1月正式就職,伊朗領導人已下令其石油部門做好在3個月后增加出口的準備。

伊朗總統哈桑·魯哈尼本月初表示,伊朗計劃在始于2021年3月21日的下一財政年度擴大原油出口,將日均原油出口量增至約230萬桶。當前,伊朗原油日均出口量約為50萬桶,處于20世紀80年代初以來的最低水平。

美國政府的換屆讓伊朗看到了希望。拜登曾評價伊核協議是美國一項重大的外交成就。他近日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如果伊朗重新嚴格遵守伊核協議,美國將把重返協議作為后續談判的起點,并取消特朗普政府對伊朗實施的制裁。

現任美國總統特朗普于2018年5月退出伊核協議,并分階段全面重啟制裁,誓言要將伊朗原油出口降至零。在此之前,伊朗的日均原油出口量一度達到280萬桶,比遭受國際制裁時日均120萬桶的出口量翻了一倍。

美國能源情報集團(Energy Intelligence)認為,若拜登解除對伊朗的制裁,伊朗將再次迅速提高原油供給,其產量將來自該國西南部胡澤斯坦省的卡倫油田和海灣水域的近海油田,這些海上油田在美國制裁下處于閑置狀態。

但對于OPEC來說,伊朗大幅增產將帶來嚴重困擾。OPEC+在12月初的會議上討論了俄羅斯和阿聯酋提出的一個提議,即從1月起每月將減產幅度縮小50萬桶/日,直至200萬桶/日,但這部分產能將根據市場條件逐步釋放。但隨著新一波疫情的出現,這一計劃還能否繼續執行成為一個疑問。

中國社會科學院西亞非洲研究所研究員賀文萍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拜登的上臺讓伊核協議的前景出現了一個積極向好的趨勢,因為與特朗普不一樣,拜登是多邊主義的支持者,他希望重返這個協議。

但是,賀文萍也指出,這并非一蹴而就。首先,特朗普給拜登埋了很多“雷”,如近期新增了多項對伊朗的制裁。其次,伊朗首席核科學家法赫里扎德被暗殺,伊朗認為是以色列干的,把賬記在了以色列背后的美國頭上。另外,伊朗為了增加日后談判籌碼,近期增加了鈾濃縮活動,被美國指責違反了《核不擴散條約》。

“這些都是擺在拜登面前的挑戰。現在,拜登還顧不上伊核協議,他首先要重返的是巴黎協定。”賀文萍說。

伊朗計劃將原油產量擴大一倍

據報道,伊朗計劃在始于2021年3月21日的下一財政年度將原油和天然氣凝析油的產量提高到日均450萬桶。如果美國可以放寬制裁,伊朗的出口量將增至日均230萬桶。

伊朗議會計劃和預算委員會成員賈法爾·加德里(Jafar Ghaderi)援引伊朗石油部長贊加內的話說,這個出口目標的實現有賴于美國解除對伊制裁。他說,贊加內還闡述了將伊朗日產提高到650萬桶的二十年戰略。

在2012年受到國際制裁之前,伊朗曾是OPEC第二大原油生產國。在特朗普實施的“史上最嚴”制裁之下,伊朗當前的原油產量已降至190萬桶/日,是其30年來的最低水平,僅為2008年峰值時的一半。

對伊朗來說,原油產量關乎到國家命運。魯哈尼12月9日在電視講話中說:“我們應該成為國際市場上的出口大國。如果伊朗早在2011年、2012年就能日均出口1000萬桶,它們也就無法對我們施加制裁……我們必須做些事情,以使那些大國將來不再能制裁我們。”

加德里說,在下一財年,原油出口將占伊朗預算收入的25%。這表明,伊朗經濟正在減少對石油收入的依賴。伊朗政府發言人阿里·拉比伊8日表示,放松制裁后的額外收入將用于發展基礎設施、創造就業機會和支持小企業發展。

標普全球普氏分析公司預測,盡管拜登和伊朗最高領導人哈梅內伊都做出了一些和解的表態,但可能直到2021年下半年制裁措施才能被放松,因此,預計伊朗的原油產量在2021年每日僅增加16萬桶,而隨著全球需求回暖,將在2022年每日增加70萬桶。

賀文萍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雖然伊朗迫切希望美國能夠放松制裁,為其經濟松綁,但伊朗可以做出的讓步空間是有限的。在她看來,伊朗能夠讓步的只能是近期增加的那些籌碼,也就是美國退出伊核協議后它增加的鈾濃縮活動,在原則問題上還是會堅持自己的立場。

OPEC+將密切關注伊朗動向

荷蘭國際集團(ING)大宗商品策略負責人沃倫·帕特森(Warren Patterson)認為,在原油市場需求前景不明的背景下,伊朗因素將成為油價下行的另一個主要風險。在拜登當選總統之后,美國似乎更有可能重返伊核協議,并有望取消對伊制裁。這可能會將每日150萬桶至200萬桶的原油帶入市場。

帕特森強調,當前,最大的未知數是時間,因為不知道伊朗在當選總統拜登的優先序列上排多高。“如果我們看到伊朗在明年上半年很快恢復供應,這可能給市場帶來一些壓力,因為市場可能會難以吸收更多的供應。但是,如果伊朗的供應在明年下半年才開始回升,按照我們對需求將持續復蘇的預期,市場應該能夠更輕松地消化這些石油。”

幾乎可以肯定的是,伊朗明年是否增產將成為OPEC+密切跟蹤的事項。由于遭受美國制裁且面臨嚴重經濟困難,伊朗作為OPEC的成員在當前的減產協議中被豁免參與減產。但如果伊朗擴大生產規模,可能會引起其他成員不滿。

俄羅斯副總理諾瓦克分別于12月20日和21日與沙特能源部長阿卜杜勒-阿齊茲和伊朗石油部長贊加內舉行了通話。贊加內在會后發表評論稱,伊朗的出口“不需要征求任何人的同意”,釋放出了德黑蘭不會接受任何“要其逐步重返市場”的要求。

諾瓦克沒有透露最新動態可能如何影響OPEC+2021年1月4日會議的決策,但表示,減產聯盟迅速應對市場狀況變化仍很重要。贊加內堅稱,市場能夠容納更多的石油。他說:“市場已經吸收了每日100萬桶的利比亞石油。而美國的石油產量將進一步下降,因此市場可以輕易地吸納一些我們的石油。”美國能源情報集團的研究與咨詢部門預計,明年美國平均供應量將僅為增加10萬桶/日。

盡管拜登有意重返伊核協議,但也向伊朗提出了要求,包括在新一輪談判中延長“限制伊朗生產裂變材料”的期限,以及解決其通過在黎巴嫩、伊拉克、敘利亞和也門的代理人開展“有害的”地區活動的問題。

對于拜登的要求,伊朗外交部長賈瓦德·扎里夫12月3日表示,伊朗不會重新談判任何新條款,并補充說,在美國啟動重新加入協議的磋商之前,需要兌現對聯合國安理會第2231號決議的承諾,該決議敦促全面執行伊核協議。

12月2日,伊朗憲法監護委員會通過了旨在解除美國制裁的“反制裁戰略法案”,該法案要求,在法案實施后3個月以內,如果伊朗原油出口達不到令人滿意的水平,伊朗將停止執行核不擴散協議的附加議定書。不過,這一法案還需要伊朗憲法監護委員會批準。

就在美伊隔空喊話越來越強硬之際,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參與方(即中國、法國、德國、俄羅斯、英國、歐盟及伊朗)于12月21日舉行了外長級視頻會議。會后,外長們發表了聯合聲明,重申致力于維護全面協議,確保協議的完整有效執行;強調安理會第2231號決議仍然完全有效;各方認可美國重返協議的前景,強調愿共同努力,積極應對。

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在會議上指出:“美國退出全面協議并對伊朗極限施壓,是伊核問題偏離正確方向的根源。美國改弦更張,重返全面協議并恢復履約,是從根本上化解危機的正確途徑。”

王毅提出,美方應盡快無條件重返協議,解除對伊及第三方實體和個人的制裁。在此基礎上,伊朗完全恢復履行核領域承諾。各方都不應為此設置任何其他條件。中方建議全面協議參與方盡快就此進行磋商,達成一致后,考慮召開協議參與方加美國的國際會議,啟動美重返協議進程。

與此同時,德國外長馬斯也敲打了一下伊朗。他在會后記者會上敦促伊朗不要浪費拜登政府重返伊核協議的機會。“為了與拜登領導下的美國握手言和,(伊朗)不應再采取我們最近見過的那種戰術。”他說, “這是最后的機會之窗,絕不能浪費。”

賀文萍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伊核外長會再次強調各簽約方致力于維護伊核協議。“這一方面給了伊朗一個定心丸,告訴它并非拜登上臺就要讓一切都推倒重來;另一方面,也向美國釋放出歡迎其重新回來的信號。”

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